公关世界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网站访问地址:www.ggsjzzs.com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本站首页 业界动态 政府公关 公关人物 书画院 发行广告
杂志介绍 热点关注 高端访谈 危机公关 书画鉴藏 在线订阅
电子杂志 企业看点 公关案例 特别策划 文化艺术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18531164118,17731114334    ▉ 国内统一刊号:CN13-1178/C,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3239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书画常识 » 正文

收藏历史,鉴古惠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日期:2017-10-25  来源:公关世界  浏览:2107
0
核心提示: 近日,本刊记者史军爽女士专访了硅酸盐专家、收藏家段大宾先生。特就中国古陶瓷的收藏、鉴定及学术研究等问题进行了多方位探讨。段先生思维缜密,观点新颖,言之有物,下为访谈详情。
                                   收藏历史,鉴古惠今
――硅酸盐专家、收藏家段大宾先生访谈录


 

个人简介:

段大宾,又名晓冰,祖藉河北安平县。斋号静思园,别号“静思园公”、“博陵子”。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硅酸盐学会会员、发明家、收藏家、独立学者。

1953年,生于河北保定革命干部家庭,自幼受良好教育。1975年,毕业于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硅酸盐专业。同年就职于河北省革命委员会建筑材料工业局,从事玻陶企业管理与科研工作。1990年下海,从事建筑业。后创办“石家庄燧人能源环保研究所”,从事生物质能研究,获五项国家专利。

段先生阅历丰富,历经政府官员,科技工作者、私企老板、发明家、收藏家、独立学者等多重身份,是一位有故事的人。

早年,即涉足收藏领域,醉心于历代古瓷,金石书法,收藏颇丰,多有重器。

天命之年,放弃实业,笃修学问。以自有金石藏品为基础,潜心研考中国书法史,著有《论“北魏洛阳邙山体”的成因与渊源》一文,遂获中书协“全国第八届书学讨论会”大奖,并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之誉。

耳顺之年,以硅酸盐专业知识为根底,以自有古瓷藏品为基础,主攻中国陶瓷史。著有《北宋汝窑研究》、《五代柴窑研究》等书。两书均为难度极高之学术专著,在当代古陶瓷研究著述中,较为罕见。为解决古陶瓷鉴定之问题,殚精竭力,总结出《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以此鉴别陶瓷器的新老真伪,简便易懂,效果显著,堪称古瓷鉴定上的一次重大创新!

段先生淡泊名利,静思悟道,潜心学问,做事低调,被朋友戏称为“大隐之人”。

 

编者按:近日,本刊记者史军爽女士专访了硅酸盐专家、收藏家段大宾先生。特就中国古陶瓷的收藏、鉴定及学术研究等问题进行了多方位探讨。段先生思维缜密,观点新颖,言之有物,下为访谈详情。

 

史: 首先,欢迎您来到《公关世界》杂志社接受有关中国古陶瓷收藏、鉴定与学术研究方面的专题采访。您能谈一谈中国古陶瓷重要的历史与文化价值吗?。

段:很荣幸,接受《公关世界》艺术品典藏栏目的专题采访。

陶瓷是中国古人的伟大发明,是中国古代先民对世界文明发展史做出的一项重大贡献。英语china是多意词,即代表中国,又代表陶瓷,可见在西方人眼里,中国即陶瓷,陶瓷即中国。

大约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期或许更早,世界各地的古人相继发明了古陶器。大约3000年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不知何因,国外的古陶业踏步不前,唯独中国的古人在古陶的基础上又发明了古瓷器,并将这一技术优势一直保持了近2000多年。明代中后期,一位在江面景德镇传教的外国传教士,窃取了中国陶瓷生产的秘密,从此之后,西方世界才开始生产瓷器。有人称:陶瓷是中国“四大发明”之外的第五大发明!可谓言不虚也。

中国陶瓷历史悠久,众多考古发掘证明: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古人就已发明了原始青瓷,东汉时期又将其完善并大量生产。从此以后,历朝历代名瓷迭出,争奇斗艳,美不胜收。隋唐有“南青”、“北白”、“唐黄”、“三彩”;两宋有汝、钧、官、哥、定五大名瓷;元朝有“元青花”、“枢府瓷”、“红绿彩”;明朝有永宣“青花”、成化“斗彩”,弘治“黄釉”;清朝又有“三代青花”及各色“彩瓷”。由中国古瓷可观历代王朝之兴替、可知各朝风土与人情,可见各派艺术之风格、可窥不同工艺之水准。一部中国陶瓷史,就是一部中华民族的文明进化史。中国古瓷历史悠久,数量庞大,窑口众多,加之耐腐蚀,不变质,故古陶瓷是中国古代社会各种历史文化信息的最好载体,是我们了解古代社会的最好媒介,其重要的历史与文化价值难以估量。

史:中国古玩收藏品类繁多,五花八门。古陶瓷收藏在中国收藏界处于什么地位?

段:古玩界有一句俗语,曰:玩“杂件”的不如玩“软片”的;玩“软片”的不如玩“硬片”的;玩“硬片”的不如玩“黑片”的。所谓“黑片”特指古代碑帖拓片,“硬片”特指古陶瓷,“软片”特指古书画,“杂件”特指文玩杂项。在古玩行家看来,文玩杂件的鉴定与收藏最简单,没有什么标准只要藏家喜欢就行。书画的鉴定与收藏就相对复杂一些,需要诗书画印的基本知识及其对历代画家的全面了解。而古陶瓷的鉴定与收藏就更加复杂,不但需了解众多窑口古瓷的不同特征,还要知晓不同时期古瓷的生产工艺与文化内涵,这里面的学问慱大精深,恐怕一个人穷其一生都难以探明究竟。相对而言,古代碑帖拓片的学问就更加深奥专业,多涉及史学的研究考证,有增史补阙之作用,然玩“黑片”的人数较少,相对影响有限。因此,总而论之,古陶瓷在中国收藏界占有非常重要之地位,应是不言而喻的。

史:在众多的古玩收藏中,您为什么钟情于古陶瓷收藏?

段:这件事其实很简单,首先我是学硅酸盐的,1972年,我就读于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硅酸盐专业,1975年毕业后,就职于河北省革命委员会建筑材料工业局,主管玻陶企业,后又从事科研工作,属业内人士。在长期的行政管理与科研工作中经常接触陶瓷,因此,对中国古陶瓷有一种天然的喜爱与情怀。其次,我工作与生活的河北省会石家庄市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对收藏古瓷之人来讲真是一块风水宝地!翻来地图你看,石家庄南部有著名的邢窑、磁州窑;西部有著名的井陉窑、平定窑;北部又有著名的定窑、辽代磁务窑(在北京房山县)。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如此狭小的空间范围内,环绕石家庄就有六大古代名窑,这在中国境内的所有城市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加之,河北省环绕京津,属京畿重地,元、明、清历代皇室官窑瓷器流失沉淀在河北境内的机率要远大于其它省份。久居兰室身自香!所以说,在河北省石家庄出几个古瓷收藏大家不应感到意外!反之,如果石家庄没有几个古瓷收藏大家则应是一件怪事了。

史:您何时开始的古陶瓷收藏?能谈谈您的收藏经历吗?

段:我的收藏生涯是从80年代初开始的,最早玩邮票。儿子80年出生,属猴的,83年时,为纪念儿子3岁生日,特花10元钱买了一张庚申猴票四方联。当时已觉得很贵了,不想,现在猴票的价格已达天价,一张四方联已达人民币十万元!真是不可思议。我从集邮起步,以后逐渐进入古陶瓷收藏领域。

老实讲,当时的石家庄古玩市场老瓷不少,但精品不多,大概河北的古瓷精品多聚集于北京潘家园。直到最近十几年,由于北京对外地车辆的限行及其它多种原因,各地的古玩商贩又慢慢的聚集于河北省会石家庄,于是,石家庄市场上古瓷精品逐渐多了起来。有此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经多年积累,吾之古瓷藏品逐渐富满,到目前为止,上至商周,下至清乾隆已粗成系列,对此,吾颇感欣慰。

大约2003年“非典”之后,不知何因,我突然喜欢上了“黑片”,也就是古代碑帖拓片的收藏与研究。于是,在古陶瓷收藏的同时,我又将主要精力放到古代碑志拓片的收藏与研究方面,开始了由收藏者向学术研究者的转变。

史:收藏与学术研究是什么关系?我知道您的收藏研究是多方位的,能谈谈您的学术研究成果吗?

段:俗云:“收而不研者俗,藏而不鉴者傻。”收藏就是收藏历史,就是收藏中华文化。我的收藏不是投资行为,不以赚钱为目的,只为学术研究,故而,有无学术价值是我选择藏品的最主要标准。正因如此,在近40年的收藏与学术研究中,我才能以自已收藏的有极高学术价值的藏品为基础,写出了五本学术专著。

1、《魏碑拂尘》(约80万字)、我以自有魏碑藏品为基础,用了十几年时间写作此书,该书填补了北魏书法史之空白。2009年,我以该书中的一个章节,写成《论“北魏洛阳邙山体”的成因与渊源》一文,该文获中书协“全国第八届书学讨论会”大奖,并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之誉,可见中国书法界对该书的学术价值还是高度认同的。该书目前正在收尾阶段,估计明年可出版发行。

2、《西汉未央宫皇诏八斤铜权考论》(3万字)、众所周知,汉随秦制。汉代度量衡仍沿用秦朝旧物,所以汉朝铸权极少。观中国国家博物院所藏秦汉铜权,多为秦权与莽权,唯西汉铜权缺失,可见汉权之珍罕。我有幸藏有一枚“西汉未央宫皇诏八斤铜权”,该权是西汉建国之初,长安未央宫建成之时,专为该宫铸造的成套度量衡器中的一枚。该权最珍贵之处在于,铜权上刻有62字铭文,明确记录了西汉王朝的建国日期与建立本朝度量衡制度的历史。该权可补汉史之阙,亦可补汉初书法实物之阙,是目前国内外所见最早的西汉书法实物,尤为珍罕。该文对西汉历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3、《北宋汝窑研究》(15万字):我以自有北宋汝窑藏品为基础,用三年时间写成此书,该书填补了北宋汝窑研究之空白,同时,该书还拔乱反正,纠正了当代北宋汝窑研究中的八大误区,恢复了历史原貌。该书稿已交河北美术出版社,不久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4、《五代柴窑研究》(15万字):五代柴窑是中国古瓷王冠上的一颗明珠。世谓五代柴窑器:“青如天,明如镜,薄和纸,声如磬”,可谓古瓷中之神品!我以自有藏品为基础,用多年时间研究神秘的五代柴窑,该书是一本探索类学术专著。中国古代五大名窑原来的排序为“柴、汝、官、哥、定”,柴窑位居首位,然五代柴窑仅生产了数年时间,其后失传。因此五代柴窑窑址位居何处?瓷品是何模样?成为中国陶瓷史上的一个千古之迷。对此,国内外学者多有探讨,有“江西湖田窑说”、有“陕西耀州窑说”、亦有“河南郑州窑说”,然各论均漏洞百出,不能自圆其说。为此,我以自有藏品为证据,揭历史疑案,成一家之言。本人根据五代后周皇帝柴荣祖藉河北隆尧,这里就是著名的唐代邢窑所在地,且柴家曾开有瓷厂,并有多位朋友是瓷老板这一历史事实,明确提出:“五代柴窑的窑场就在河北”,并明确指出了窑址的具体方位。由此提出了五代柴窑研究的新观点,这也算是一种大胆的学术探索吧。目前该书正在写作之中。

5、《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约2万字):为甄别与鉴定自已收藏的古陶瓷,我以硅酸盐知识为基础,研究出《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该标准的建立解决了古陶瓷签鉴定中的重大疑难问题,可称古陶瓷鉴定史上的一项重大创新。

6、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在适当的时机是出版一本面向大众的书,名字叫《静思园藏珍》,以我的硅酸盐专业知识为基础,将自已的古瓷藏品与研究成果用真实的照片与通俗的语言告诉读者,向普通大众普及中国古陶瓷知识。

总而言之,对自已的藏品进行学术研究并有所发现与创新,这应是收藏家的最高境界,也是我的终生追求。

史:对古陶瓷的收藏、鉴定、研究而言,硅酸盐专业知识真的那么重要吗?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众多古陶瓷专家与大收藏家马未都先生等人并非硅酸盐专业毕业,他们不也做的很成功吗?

段:对北京故宫的古陶瓷专家和马未都先生我是非常尊敬的,对他们的杰出成就我也是十分钦佩的。但就古陶瓷收藏、鉴定、研究而言,如果没有硅酸盐专业知识那就不能上升到更高层次,这就是所谓高原与高峰的关系吧。

高原即平台,一个好的工作单位就是一个好的平台,亦即高原,譬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能在北京故宫从事古陶瓷研究工作应是很非常幸运的事了。但是,即使你在北京故宫从事古陶瓷研究工作,如果缺乏硅酸盐专业知识,也不能保证你能够攀上古陶瓷学术研究的高峰。

举例说明,北京故宫的古陶瓷专家论述“北宋御用汝窑”创烧原因时一致认为:北宋王朝“弃定用汝”的原因是因为北宋定瓷上有“芒口”,所以北宋王朝才放弃河北定窑而创烧了河南汝窑,这就是当代北宋汝窑研究中著名的“芒口说”。如果北京故宫的古陶瓷专家们具备硅酸盐陶瓷生产工艺学的基础知识,那么他们就会明白,北宋定瓷上的“芒口”,仅发生在碗、盘这两类产品上,盖因这两种产品采用“覆烧工艺”所致。而其它产品如瓶、罐、香炉、瓷枕等等众多瓷品均不能用“覆烧工艺”生产,只能用传统的“仰烧工艺”生产,故而没有“芒口”,这类产品不会影响北宋王朝的正常使用。再退一步讲,如北宋皇室需要无“芒口”的碗、盘瓷品,北宋定窑完全可用传统的“仰烧工艺”专为北宋皇室生产无“芒口”的碗、盘瓷品,此乃易如反掌之事。北宋皇室怎么会仅仅因为河北定窑碗、盘这两种瓷品上有“芒口”而停用全部的定窑产品呢?所以说,北京故宫的专家将北宋王朝“弃定用汝”原因,完全归罪于北宋定窑少量瓷品上的“芒口”完全是一个误会。如果他们精通硅酸盐工艺学,就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经我研究考证确定:北宋王朝“弃定用汝”的原因,根本不是定瓷上的“芒口”而是北宋初年的宋辽战争。由于宋辽战乱,北宋定窑被毁,这才是北宋王朝“弃定用汝”的真正原因。详细考证过程,我著《北宋汝窑研究》一书,备有详述。

再说马未都先生吧,前一阵看广西电视台“马未都说收藏”节目,马先生正介绍自已一件心爱的藏品,那是一件清代的“下红上绿小瓶”。马先生说:在一件器物上能同时烧出两种颜色的古代瓷品非常罕见。马先生曾求教于众多文博界古陶瓷专家,欲开发这一产品,然众专家均不知知何生产,最后无果而终。看此节目时,我灵机一闪,瞬间窥破了该小瓶生产之奥妙。其实,只要精通硅酸盐工艺学,复制这种“下红上绿小瓶”并不难,这只需制作一个特殊的匣钵,让上下保持不同的燃烧气氛即可。如果有机会见到马先生,我会告诉他这个秘密。    

总而言之,仅就收藏而言,不懂硅酸盐专业知识也能玩得好,但要上更高层次则是困难的,而就古陶瓷学术研究而言,不懂硅酸盐专业知识恐怕就难以胜任了。

史:通过您的介绍,我知道了硅酸盐专业知识在古陶瓷收藏与研究方面的重要性。现在社会上古瓷鉴定大家多如牛毛,您认为古瓷鉴定大家的标准是什么?

段:我个人认为:鉴定家与收藏家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任何鉴定家必须首先是收藏家,自已手头没几件象样的重量级藏品,怎有资格给别人鉴定藏品呢?自已手头有几件重量级藏品,起码说明你有好“眼力”。其次,古瓷鉴定大家要有硅酸盐专业知识及学术创新能力,即有一定的“学养”。在我看来,那些身无重器又缺少学养的所谓鉴定大家,其鉴定结果多为夏虫论雪,纸上谈兵,无非泛泛空谈而已。所以,我认为古瓷鉴定大家唯一的标准就是:看其本人是否拥有重量级藏品及有无学养,这比任何职称、头衔更重要。

史:您认为古瓷收藏大家的标准是什么?如何才能成为古瓷收藏大家?

段:我个人认为:欲成为古陶瓷收藏大家必须同时具备以下五项条件:1、有超人的审美眼光。2、有科学的专业知识。3、有正确的哲学理念。4、有极高的天赋悟性。5、有极佳的缘份运气。前四条属个人的秉赋是内因,后一条属天命是外因,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在内外因的共同作用下,方能造就古陶瓷收藏大家。换言之,面对古玩市场上万千上万,真假难分的物品,古瓷收藏大家没有超人的审美眼光是不行的。目标选定后,还要用科学的专业知识、正确的哲学理念与极高的悟性判断其真伪、窑口与年代。如果能作到上述四点,你离古瓷收藏大家就仅差一步之遥了。普通收藏者与收藏大家的重要区别就在于运气的好坏,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缘份。上苍赐福,就能得宝,缘浅命薄,只收普品。人算不如天算!收藏之道,最重缘份,此乃前生修练而成,难以强求,故古瓷收藏大家凤毛麟角耳!欲迈上最后一步,由普通收藏者升华为收藏大家,其实是很难的。

    史:听了您的话我很悲观,看来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古瓷收藏大家的。还有
一件事也很悲观,我听说目前的国内古玩市场上99%都是假货,你同意这一观点吗?

    段:
假货这一提法不太准确,我个人认为,古玩市场上的物品可分为四类:

1新货、2、新货精品、3、老货、4、老货精品。有资料讲,古玩市场上“老货精品”出现的机率约为百万分之一,其概率是相当低的,远低于1%。做为一个收藏大家,追求的目标就是淘到“老货精品”。能低价淘到“老货精品”俗称“拣漏”。就古瓷收藏而言,欲成功“拣漏”,即要有好眼力,还要会用现代科学仪器看懂古瓷的自然老化痕迹,或称“瓷锈”。所以说“拣漏”者必须要把传统“眼学”与现代科学的鉴定方法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事半功倍。其中最关键之处就是学习与掌握古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的方法。这是收藏真品,远离假货的关键所在。

史:现在的古瓷收藏渠道主要有三条:地摊、古玩店、拍卖行。地摊上真品不多,古玩店与拍卖行是不是更可靠一些呢?做为一个古瓷收藏爱好者,从哪条渠道购买古瓷最为合适呢?

段:三条渠道各有不同特点,分别适合不同的人群。分别述之:

1、地摊货最适合广大的普通藏友。地摊货来源不定,品种繁多,鱼龙混杂,最考验收藏者的眼力与学识。地摊是淘宝拣漏的最佳场所,有些地摊货的价格低的惊人,甚至远低于制作成本,这可从另一角度佐证其为真品。譬如我的一位朋友在石家庄地摊上花2000元的低价淘到的一件“元青花狮子纹八棱梅瓶”。该瓶器型硕大,画工精美,群狮奔跑栩栩如生,非多年画功不能为之。我曾遍访众画家,瓶上图案之高超画技无人能及,给2000元的润笔费更是无人承接如此高难之画作。由此可见,2000元的售价远低于现在的制作成本。再经仔细鉴定,该瓶各项特征均与各大博物馆所藏同类物品相同,特别是用专用显微镜观测,其自然老化痕迹明显,确为一老旧之器。经全面鉴定后可以认定:该瓶确为元代之物。朋友一不小心,在地摊上拣了一个“大漏” !客观的讲,在地摊上普通藏家靠自己的运气与“眼力”,以极低价格淘得“老货精品”的机会还是存在的。广大普通藏者在地摊淘宝最能体会收藏的乐趣。

更为重要的是,地摊上的古物流落风尘,极易损毁,不利于文物的妥善保护。地摊淘宝者慧眼识珠,将流落风尘的古物收入囊中,予以妥善保护,实乃功德无量之大善事。所以说,地摊即是广大普通藏家的购物天堂,又是文物保护的重要战场。

2、古玩店的物品经店老板“眼力”的第一道关口,真伪问题相对可靠一些,但同样的藏品,其价格大约要比地摊高10倍以上。譬如地摊上千元的物品,进古玩店后可以卖到上万元。在古玩店淘宝,与藏家搏奕的仅店老板一人,故有“眼力”的藏家也能在古玩店“拣漏”。据我所知,在古玩店中花万元价格淘到几十万宝物之事,常有发生。故古玩店可称是有一定经济实力藏家的购物天堂。

3、拍卖行拍品经过多位专家“眼力”的多道关口,真伪问题相对更可靠一些,但同样的藏品,其价格大约要比地摊高出百倍以上。譬如,地摊上一件千元的物品,进古玩店后要万元,而进拍卖行后则要十几万元,甚至更高。在拍卖场上竞拍藏品,靠得不是“眼力”而是“财力”。拍卖场上没有智者间“眼力”与学识的较量,只有富豪间一掷千金豪气的比拼。身在拍卖场上,多有“缺钱”的伤感,少有“拣漏”的快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拍卖行拍品价格奇高,其拍卖价远远高于器物的制做成本,所以,拍卖为古瓷造假者提供了理想场地。譬如一件由景德镇制瓷高手精仿的清代官窑器,如果其制做成本为一万元,这件伪瓷器在拍卖会上至少可拍到一百万元。听北京故宫古陶瓷专家吕成龙先生讲:目前景德镇制瓷高手精仿的明清官器已达乱真之程度,即使北京故宫的专家也难分真伪,所以,有些故宫专家去景德镇考察回来后,再也不敢给别人鉴定明清瓷器了。中国拍卖行素有真假自负的惯例,有人将拍卖行戏称为“杀猪场”,所以,在拍卖行竞拍瓷品尤要小心,尤其要注意鉴别真伪。

总而论之,地摊淘宝、古玩店购物与拍卖行竞拍三种古瓷收藏方式,各有千秋,适合不同的群体,读者可根据自身条件,自由选择。

史:近年来,出国旅游渐成风尚,许多人在国外古玩店购买中国古瓷,有些人甚至到国外拍卖会高价竞拍中国古瓷,您对“国外回流瓷”有何看法?

段:我不太认可国人购买“国外回流瓷”,因为目前流落在境外的中国古瓷,绝大部分“非抢即盗”,来路不正!中国古瓷流落境外主要有三条途径:1、建国前东西方列强入侵中国时的抢劫之物。2、改革开放后大量非法私运出国的盗掘之物。3、建国前旅居中国的外国人购买的合法之物。前两种情况占境外中国古瓷的绝大多数。如果中国人盲目的用高价从境外购买中国古瓷,这种做法一是间接承认了东西方列强的侵略与掠夺,二是直接助长了走私盗掘之风。明智的中国人,不应做此傻事。

史:解放前列强的掠夺已成历史事实,我们无能为力。为什么对当代非法盗掘古瓷的走私出境,中国海关不能有效扼制呢?

段: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我个人认为主要是,目前中国文物部门还没有制定出一部鉴定古陶瓷真伪的统一标准。看一件古瓷器的真伪全凭经验,或称“眼学”,甲专家看真,乙专家可能看假,谁也不服谁,难以定论。非法盗掘古瓷出境时多申报成仿古工艺品,对这类非法盗掘的古瓷,中国各级博物馆的专家们都难辨真伪,而要求一般海关工作人员严查死守,显然是不现实的,只好听之任之,开关放行了。于是大量古瓷流出国门,很是无奈!正因如此,我不赞同国人从境外购买“国外回流瓷”,此举有助纣为虐之嫌。

史:听说现在的古瓷鉴定专家讲究“眼学”,有所谓“一眼真”、“一眼假”之说。您能详细谈谈传统的“眼学”吗?

段:此事说来话长!关于古陶瓷鉴定,中国文博界有自己的行规与程式。北京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孙瀛州先生、耿宝昌先生,及著名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对此均有著述,尤以冯先铭先生所著《瓷器鉴定的五大要领》最具代表性。冯先生首次提出从器型、纹饰、胎釉、工艺、款识等五方面鉴定古陶瓷器,该理论被当今古陶瓷界奉为经典。此种古瓷鉴定方法在中国文博界称之为“眼学”。

特别需指出的是:就职于国家各級文博部门的古陶瓷专家,需他们鉴定的瓷器,多为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的古瓷,其新老问题无须考虑,专家们所做的工作仅仅是对这些古陶瓷进行断代与窑口判定。冯先生本为文博界之人,他的“冯氏古瓷鉴定五大标准”就是在这种特定环境下总结出来的特定理论,所以,该理论即有权威性,又有局限性。可以明确地说:“冯氏古瓷鉴定五大标准” 仅适用于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的出土瓷器的断代与窑口鉴定,而对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的地摊瓷器的鉴定,却毫无意义!当代古瓷造假者,就是从造型、纹饰、胎釉、工艺、款识等五方面仿制古瓷器,高仿者惟妙惟肖,几达乱真之程度,使众多文博界古陶瓷专家“打眼”、“吃药”。

覆车之鉴,多有案底!

吴树先生所著《谁在收藏中国》一书所载,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历史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大量收购高仿北魏陶俑事件,最具代表性。

公元1994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天,一位身份特殊的中年人来到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购买了一件文官骑马陶俑。第二天,他回自已的工作单位――中国历史博物馆,将这件陶俑摆到办公桌上,请专家们进行鉴定。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件北魏时期的珍贵文物。为了不让这些珍贵文物损毁散失,专家们建议向国家文物局申请专项拨款,及时收购。在专家们的呼吁下,中国历史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单位出乎寻常地很快做出反应,派出专家抢救性收购古玩市场上出现的北魏陶俑。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吕济民老人回忆说:“(假北魏陶俑)历史博物馆买了三次,故宫买了两次。中国历史博物馆花了80万,故宫花了10万吧。”

接下来,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北魏陶俑越买越多,价格也越来越便宜,大有收不完,买不尽的架式。于是,国家文物局决定停止收购,并通过河南警方调查此事,终于真相大白。原来这批“假北魏陶俑”是河南洛阳邙山南石山村村民高水旺所造。高水旺以仿制北魏陶俑、唐三彩为生,因其手艺高超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与“民间工艺大师”称号。他的仿古作品被小贩们带到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出售,结果被专家们当做真品大量收购。至此,沸沸扬扬的“假北魏陶俑”事件暗然收场。国家鼎极专家们在古陶仿品面前败下阵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从此之后,国博与故宫再也不敢到地摊上收购文物了。

国家鼎极专家“打眼”高仿北魏陶俑一事,其根本原因是:众专家呆板、盲目地将“冯氏古瓷鉴定五大标准”奉为鉴定古陶瓷的金科玉律。他们不知道“冯氏古瓷鉴定五大标准”的使用范围与局限性。他们不知道面对一件待鉴陶瓷必须先进行前期的新老鉴定,待其过关后,方可用“冯氏古瓷鉴定五大标准”对其进行断代与窑口鉴定。君不见,一些著名拍卖行的古瓷鉴定师,运用“冯氏古瓷鉴定五大标准”,将一大批高仿瓷送进拍卖场。君不见,《鉴宝》、《一锤定音》等电视节目中的某些古陶瓷专家,动辄以“器型、纹饰不对”而对民间藏品进行否定。更有甚者,某些专家竟以“工艺粗率”为由将民间藏品肆意砸毁,其理由令人咂舌,其做法令人发指!由此可知,当今文博界的“眼学”鉴定方法,离“科学”二字还有很大距离。

所谓传统“眼学”,科学的称谓应是“模型比较学”。老实讲这是一门低层次的学科,因为,一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故宫仓库保管员就能胜任此事。看的多了,大脑里有了深刻印象,就可按图索骥,鉴定古瓷器了。但是,如果遇到故宫中没有的瓷种与样式,那就会不知所措,只能否定了。这样一来,很有可能将真品定成伪品,由此毁了一件古文物,造了个大孽!总之,用“眼学”鉴定古瓷即有一定的作用,又有局限性。明白了上述道理,对文博界某些专家所谓“一眼真”,“一眼假”的吹嘘与忽悠,就只有一笑了之了。当代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谈及“眼学”鉴定时曰:

“我要说的是我不是神仙,也不是仪器,只是经验与技术比常人强些,对于文物类的鉴定有一定把握。但是,在目前全国造假成风的情况下,也不敢保证不出错,只是能做到对得住良心说话。因此,我的鉴定只代表自己的个人意见,不代表社会和其它意见。我觉得科技鉴定代替人眼鉴定的时代很快就会来临,我们这一代人可能真的会成为人眼鉴定文物的终结者,眼学将成为真正的绝学”

马未都先生对传统“眼学”持悲观态度,他认为,眼学将成为绝学,传统眼学将被科学仪器鉴定所代替。

史:听了您的介绍,知道了“眼学”的局限性。听说国外用现代科学仪器鉴定古瓷很有效,英国牛津大学与中国香港都在用现代科学仪器鉴定古陶瓷,能详细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吗?

段:这更是一件说来话长之事!许多朋友可能认为:用现代仪器鉴定古瓷即权威又有效。对此,吾可以郑重地告诉大家:当今文博界流行的古陶瓷“仪器鉴定”法,与传统“眼学”一样,仅仅适用于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的出土瓷器的断代与窑口鉴定,而对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瓷器的真伪鉴定,同样毫无意义!听我如下之言,朋友们就会恍然大悟了。

当前最流行的古陶瓷仪器鉴定方法主要有两种:

1)、热释光法: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英国牛津大学考古试验室发明了热释光法,该法主要用于古陶瓷的粗略断代。

热释光法的基本原理是:自然界中的陶土、石英、长石等矿物在其形成后,便会不断地吸收各种外界辐射能量并储存于本体内。这些矿物被高温烧成陶瓷时,原来储存的外界辐射能量便会全部释放出来,归零而成为空白值。所以,任何一件新瓷器,从其烧成那一天起,又重新开始了一个吸收各种外界辐射能量的新过程,且其吸收外界辐射能量的多少与时间的长短成正比。热释光法就是通过测量陶瓷胎骨储存外界辐射能量的多少,来间接地推断该器物烧成时间的长短,以达断代之目的。

英国牛津大学发明热释光法后,西方各大博物馆将其用于埃及古陶器的断代,成果显著。然热释光法有两大先天性缺陷!

a、对文物有破坏性。

该法需从待侧器物胎骨上钻取试样(约直径5毫米,长8毫米的柱状物两个)进行检测,由此,破坏了待测器物的完整性。如果待测物是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的出土古陶瓷,因考古发掘中会有同时出土的古陶瓷碎片,检侧试样可从这些古陶瓷碎片上钻取,从而间接地测出该件古陶瓷的年代,这样一来,就不会破坏该件古陶瓷的完整性。如果用热释光法测试存世的瓷器,因没有同时出土的瓷片,所以必须要从该件瓷器的胎骨上钻孔取样,由此破坏了待测瓷器的完正性,从而严重影响其经济与文物价值。

b、难防作伪。

热释光法的基本原理是:测定陶瓷烧成后接受的外界辐射能量,以此上推其烧成年代,而作伪者恰好根据这一原理,用X光机等强辐射源对陶瓷“新品”进行照射,人为的增加该件陶瓷的内在辐射能量,从而使一件“新品”变为“老器”。据说,一件陶瓷每经过一次机场X光机安检,其“寿命”便可增加200年。目前,作伪者已熟练掌握了辐射量与陶瓷“寿命”的关系,可精确伪造任何年代的“老器”。

总之,热释光法的技术思路是正确的。然其自身存在的难以克服的两大先天性缺陷,决定了热释光法只适用于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古陶瓷的粗略断代,而对对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陶瓷的鉴定则是毫无价值的。

2)、X射线荧光分析法:

十九世纪中叶,西方人发明了X射线荧光分析法,该法主要用于测量物质的化学成份。

X射线荧光分析法的基本原理是:特定物质被X射线照射后会发出特定的荧光,且荧光的强度与被测物质的浓度成正比。X射线荧光分析法就是利用这一原理,将测得数据与标准数据进行对比,从而求得被测物质的化学成份与含量。X射线荧光分析法发明后,主要用于工业部门的化学定性分析,效果显著。

近年来,文博界将X射线荧光分析法移植于古陶瓷的窑口确认与断代,其方法是:用X射线荧光分析法测得被测瓷器胎釉的化学成份及其含量,其后,将该数据与古陶瓷标准数据库中的数据进行对比,以确定该瓷器的窑口与年代。该法为众多文博界专家学者所推崇。

特别需指出的是:X射线荧光分析法仅适用于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古陶瓷的化学成份与含量测定,仅此而已。文博界将其超范围地用于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陶瓷的窑口确认与断代,其技术思路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道理很简单,共两条:

a、陶瓷化学成份与含量跟窑口及烧成年代没有逻辑上直接的因果关系,因此,用化学成份与含量来判定窑口与烧成年代,从基本理论上就是错误的。

b、用X射线荧光分析法鉴定古陶瓷采取的是标准数据对比法,为提高权威性,国内各文博鉴定单位拼命收集古瓷片进行测定以增加古陶瓷标准数据库之容量。由此,各文博鉴定单位陷入了一个难以自拔的怪圈:不增加标准数据库容量,数据太少,覆盖面太窄,会将真品排除在外;而增加古陶瓷标准数据库容量,数据增多,覆盖面增大,则会将伪品囊括在内。于是乎,便出现了一个令人惊诧的怪现象:文博单位的古陶瓷准数据库容量越大,越精细,则其鉴定结果越不靠谱,伪品越容易过关。正可谓“南辕北辄”也!正因如此,用陶瓷化学成份与含量判定窑口与烧成年代,在操作层面上也是行不通的。当代作伪者就是根据古陶瓷标准数据库公布的化学元素数据,轻而易举地配制出各种窑口不同年代的古陶瓷原料配方,大量出售。更有甚者,某些作伪古瓷原料袋上明确注明“保证机检过关”字样,用以公开叫板“X射线荧光分析法”。由此可知,就目前高超的古瓷原料仿制而言,“X射线荧光分析法”对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陶瓷的鉴定,已变得毫无价值。

X射线荧光分析法用于工业部门的化学定性分析,是经典实用的真科学。将X射线荧光分析法用于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古陶瓷化学成份与含量的测定,也是经典实用的真科学。而文博界将X射线荧光分析法推而广之,移植于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陶瓷的窑口确认与断代,则是劳民伤财的伪科学。世纪伟人、大哲学家列宁说的好:“真理再前进一步就变为谬误!”。此事就是最好的例证。

总而论之:用现代仪器对有明确考古发掘记录古陶瓷进行鉴定是有效的,但对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陶瓷的鉴定,则是银样腊枪头,中看不中用

覆车之鉴,多有案底。

吴树先生所著《谁在收藏中国》一书记载,上世纪90年代,澳藉华人宁志超北京故宫献宝一事,更具代表性。

公元1998年,即“假北魏陶俑”事件四年之后,在“假北魏陶俑”事件跌了跟头,惊魂稍定的北京故宫专家们,又摊上了一件麻烦事。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澳藉华人宁志超先生秉承母亲遗愿,欲将家传的一对“元青花象耳瓶”捐献给北京故宫博物院。不想,这对“元青花象耳瓶”未能通过故宫专家们的“眼学”之关,被故宫拒收。满腔报国之情,却被当头泼了一瓢冷水,于是,宁先生遍请国内专家学者对该“元青花象耳瓶”再次进行“眼学”鉴定。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中国国家博物院史树青、李知宴、北京大学秦大树等50余位著名专家学者均对这对“元青花象耳瓶”签字认同。即便如此,小心谨慎的北京故宫专家们仍不予接受。中国文博界鼎极专家学者由此而分为两大派,双方互不买帐,更互不服气。由此可见,中国文博界传统“眼学”鉴定的主观随意性。

为给这对“元青花象耳瓶”正名,万般无奈的宁先生只好将希望寄托于现代仪器分析。他先后找澳大利亚五龙岗大学地球物理研究所、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北京高能物理研究所、上海复旦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李政道实验室)等单位对这对“元青花象耳瓶”进行仪器鉴定。

澳大利亚五龙岗大学“热释光法”的鉴定结果是:

其中一只为800年前制造,另一只因不适合作热释光测试而无结果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X射线荧光分析”的鉴定结果是:

青花云龙象耳瓶的透明釉中,元素钙的含量明显高于元素钾的含量,化学组成与元青花透明釉相符。青花料中有微量元素砷存在,这和元青花瓷器通常采用进口钴料,其中含有微量元素砷相一致。青花云龙象耳瓶的青花料中,元素锰的含量稍低于元素铁的含量,青花料中可能使用了进口与国产两种钴料的混合物。

中国科学院北京高能物理研究所的“X射线荧光分析”的鉴定结果是:

青花云龙象耳瓶的青花与白釉的化学成份,与元大都遗址出土的元青花瓷器的青花和白釉的化学成份都有很低的锌铁比。

上海复旦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李政道实验室)的“X射线荧光分析”的鉴定有两次结果,第一次因数据库数据太少,结论较含糊。事隔十个月后,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再次为这对“元青花象耳瓶”出具了鉴定报告。其鉴定结果是:

19981月对宁志超收藏的一对青花云龙象耳瓶的测试中,发现胎中三氧化二铝的含量分别为235%和268%,这比元代通常的青花瓷要高,但考虑到文献报告的试验数据太少,需要更进一步对元青花做更深入的测试研究。为此,我们和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刘新园等人合作,对景德镇出土的元青花进行较系统测试,所用试验方法和条件与以前相同,全部样品共32个,均为官窑瓷器碎片,其中5件为明洪武青花,以观察元代和明代初期工艺的连续性。结果发现有相当数量的样品,其三氧化二铝含量与上述数据相近。

拿到上述鉴定结果后,宁志超先生信心满满,他将鉴定结果通知北京故宫博物院,并在《文物》等专业杂志上发表,告之世人。没想到,北京故宫还是不接受,并传出话来:

“用科技手段鉴定该元青花瓷瓶毕竟只是一种化验方法,对瓷瓶的化验有化验员的不同,有化验程序的不同,有选用仪器的不同,这就可能导致许多的误差,结果也不能令人信服。”

听到北京故宫专家们给出的最后结论,宁志超先生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放弃了澳大利亚的事业,特在北京买下一个小院住下,悉心研究元青花,非要与北京故宫的专家们论个高低不成。十几年过去了,宁先生的黑发变成了白发,献宝故宫的愿望仍未实现。

宁志超故宫献宝之事说明了什么?该事说明了两个问题。

a、同一件瓷器被不同专家的“眼学”鉴定后会得出截然不同的鉴定结果。由此可知,传统“眼学”人为因素太多,离客观公正的科学鉴定还有相当距离。

b、现代的“热释光法”与“X荧光衍射分析”已被当代作伪技术所突破。用该方法鉴别瓷器的窑口与年代已毫无价值。故宫专家们以“测试误差”为由而拒收宁先生的“元青花象耳瓶”并未说到点子上,其实,现代仪器分析结果不被认可的主要原因不是“测试误差”,而是“热释光法”与“X荧光衍射分析”根本不能用于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瓷器的鉴定。然令人遗憾的是,当代文博界还有相当多的糊涂人不明此理,他们仍热衷于将“热释光法”与“X荧光衍射分析” 用于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瓷器的鉴定并迷信其测试结果,这种劳民伤财的无知行为,实在可悲。

总而论之,无论是传统的“眼学”,还是现代的“热释光法”与“X荧光衍射分析”,对无明确考古发掘记录瓷器的鉴定均难当大任。

史:照您的说法,传统“眼学”有局限性仪器鉴定法又已被做伪者所攻破,那么对古瓷鉴定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段:非也,天无绝人之路!在传统的古陶瓷鉴定中,还有一种原始的古瓷器新老鉴定法可供借鉴。

所谓古瓷器新老鉴定法,科学的称谓应是:“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该项鉴定的目的是:通过研究陶瓷上的自然老化痕迹,从宏观上判定该件陶瓷的新与老,从而判定该件陶瓷是“新品”还是“老器”。“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在中国历代古玩界被程度不同的使用着。中华民国学者、大收藏家赵汝珍先生在其所著《古玩指南》一书中,对“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已有论述,书曰:

“辨别瓷器之新旧,以火光有无为第一着眼点。任何条件皆合于古瓷,只火光太盛,其为新器,不问可知也。故从来作伪者,必以却除火光为最要之手续。按火光即釉面浮光,新瓷明亮异常,年代久远,则温润如玉,一见便可分晓也。除却火光之法,手弄盘磨也可,但为功太慢,作伪者多不取也。最简易之法,即先用浆砣轻轻擦磨,更虑所磨之处有细痕,复用牛皮胶砣沾油磨之,使之平而润,则与旧者无殊,若只由火光上观之,任何人亦不能辨其真伪也。”

中华民国时期的古玩界,对古瓷的辨老主要看其有无“宝光”,而辨新主要看其有无“火光”。民国时期,新瓷作旧方法比较原始与笨拙,主要是新瓷去火光,使用的方法仅为油浆砣磨而已。对此,赵先生研究出自已的辨伪方法,其曰:

“火光极亮之瓷,固为新瓷,但亦切不可认为,凡无火光者,皆为旧物,盖因作伪者,凡新瓷必用人工除去火光,以尤旧瓷。辨别之法,即检视釉面之痕迹,即可知之。盖旧器经过百或千年以上之流传,其表面上,必有多少无意中痕迹,其显著者,内眼可在普通之情形下,即可观见,稍暗者,迎光即可见之,即不然用显微镜一观,更全形毕露矣。新者必毫无痕迹,即有之,亦系人为者,其不自然,定可概见,略一用心体验,即可分辨矣。”

由此可知,对古瓷器老化痕迹的鉴定,赵先生主要借助于普通低倍显微镜观察瓷器表面的自然磨损痕迹。他得出这样的结论:陶瓷釉面磨损痕迹,形态自然者老,不自然者新。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赵先生对其它更深层面老化痕迹的确认与辨伪未能涉及,其古瓷辨伪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

令人欣慰的是,近十年来,国内多位有识之士开展了“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的研究工作,经众贤多年努力,目前已初见成效!

史:听了您的上述介绍,心中似乎又产生了一线希望。能详细介绍一下目前国内有关“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的研究情况吗?

段:“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研究的起因,源于旧有的“眼学”鉴定法难以适应新的形式。改革开放后,中国逐渐进入市场经济体系中,受利益之驱动,文物造假业日益繁盛,仿古陶瓷业成为其支柱产业,大量的仿古陶瓷涌入市场,传统“眼学”受到了严峻挑战。传统“眼学”是文博界长期使用的鉴定方法,是专家学者凭借个人学识与经验进行文物鉴定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在科技高度发达,文物造假盛行的今天,难以适应文物真伪鉴别的需要。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大量收购“假北魏陶俑”一案,就是典型之例。

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国门大开,走私文物日趋猖獗。公安部门对盗挖、走私文物需作出真伪鉴定。传统“眼学”难对盗挖、走私文物作出可靠的真伪鉴定。因此,利用现代科学技术,研究与探索新的更为科学的古陶瓷鉴定方法成为当务之急。

公元2004年,中国国家公安部从刑侦工作需要出发,由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学会理事长、公安部刑侦局原局长刘文牵头,成立了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课题组,该项目由刘育麟先生、刘志城先生具体负责实施。在五年的调研、考察、认证、检测中寻找出古旧陶瓷八大规律并形成《古陶瓷老化痕迹显微鉴识法》。这是目前唯一通过国家部级验收的古陶瓷鉴定方法。2008年以后,该方法逐步被一些民间鉴定机构和个别司法鉴定机构所采用。通过赴河北、河南、福建、广州等古窑址和省市博物馆收集古陶瓷样本材料,总结出古越窑、龙泉窑、钧窑、汝窑、定窑等20多个不同窑口古瓷器的老化痕迹特征,从而使古陶瓷老化痕迹鉴定更加科学化、系统化、规范化,有效地避免了错鉴、误鉴。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古陶瓷老化痕迹鉴定法已趋于成熟,并在古陶瓷司法鉴定中初见成效。

由公安系统牵头制定的《古陶瓷老化痕迹显微鉴识法》,有三大支撑:

一是,公安刑侦痕迹学理论支撑。

二是,古窑址陶片、博物馆标本等标准物支撑。

三是,电子显微镜、数码照像技术等现代科技仪器设备支撑。

公安部《古陶瓷老化痕迹显微鉴识法》抓住了古陶瓷鉴定的主要矛盾,牵住了古陶瓷鉴定的牛鼻子,由此可见,公安系统专家学者在古陶瓷鉴定方向的把握上,确较文博界专家学者技高一筹。公允而论,是公安系统专家学者们首开当代中国“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研究之先河,其肇基之举,功不可没。

十几年过去了,当前国内“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研究的现状,我将其总结为两句话:1、“八仙过海,各显其能”。2、“春潮涌动,曙光初现”。

所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指得是,近十几年来,不同的组织、团体与个人不约而同对“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进行研究与探索,众人从不同角度提出了各自的学术观点。譬如:公安部刑侦学会研制的《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八条标准》。宁夏六维物证司法鉴定中心研制的《六维十八步三论文物鉴定方法》。网上诸位高人的《古陶瓷釉中死气泡鉴定法》,以及本人研制的《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等等。总之,众人均将研究的目标瞄准了“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这一古陶瓷鉴定的主要矛盾。正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所谓,春潮涌动,曙光初现。指得是: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组织分工,但大家的目标却是一致的,都在向“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这一个科技高峰冲击。就象海涛拍岸一样,一浪接一浪,前仆后继。如果你阅读世界科技史就会发现,在重大科技发明诞生的前夜,均会出现这种春潮涌动的现象。换言之,古瓷科学鉴定方法的成功突破已曙光初现。

史:听了您的介绍很高兴,我知道您研制的《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内涵丰富,计有1万多字,您能将其中的要点简单介绍一下吗?

段:可以。篇幅有限,只能简单介绍一下基本理论及罗列一下十二条吧。

我认为古陶瓷上的自然老化痕迹(现象)可用现代科学的六大理论加以阐释,它们是:(一)、硅酸盐材料学范畴的“陶瓷胎釉中内应力释放理论”。(二)、矿物结晶学范畴的“陶瓷胎釉内层空腔内结晶理论”。(三)、硅酸盐物理化学范畴的“活性离子交换理论”。(四)、普通化学范畴的“腐蚀与沉积理论”。(五)、普通物理学范畴的“机械碰伤与磨损理论”。(六)、普通气味学范畴的“腐朽气味生成与污染理论”。

上述六大理论所阐释的自然老化痕迹(现象)均与时间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故而,用陶瓷上自然老化痕迹(现象)的真伪来辨识“老品”与“新器”,不但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中也是完全可行的。由上述六大基本理论衍生出古陶瓷自然老化现象(痕迹),共十二条标准,它们是:

1)、古瓷釉层“宝光”。(2)、古瓷釉层中的“死气泡”。(3)、古瓷釉层中的“结晶簇群”。(4)、古瓷釉面上的“开片纹”。(5)、古瓷釉面上的“爆釉”。(6)古瓷釉面上的化学“腐蚀痕迹”。(7)、古瓷釉面上的“蛤蜊光”。(8)、古瓷上的“土锈斑”。(9)、古瓷釉面鬃眼与胎骨孔洞中的“陈旧沉积物”。(10)、古瓷胎骨上的“老化痕迹”。(11)、古瓷釉面上的“使用痕迹”。(12)古瓷胎骨上的“土腥味”。

我将上述标准简称为《段氏十二条》。本标准是现代科学理论与科技新产品相结合的产物。本标准不是推翻传统“眼学”另起炉灶,而是对传统“眼学”的补充、完善与发展。用本标准鉴定古瓷,是一个宏观考察,综合分析的过程。从理论上讲,一件瓷器只要符合前11条中的任何一条,即可判定为古瓷,然而,一件古瓷历经千百年会呈现多种自然老化现象,会符合多项标准。正因如此,本标准不是用一根绳而是一张网来捕捉与鉴别古瓷,由此,保证了古瓷鉴定的高度准确性。本标准理论清晰,简单易行。老庄“大道至简”,在此得最佳体现也!

史:非常钦佩您的学术钻研精神,同时祝贺您的学术成就!真心希望全国的古陶瓷爱好者都能掌握您的方法,炼就一副火眼金睛,淘到宝贝。您刚才说古陶瓷科学鉴定方法的应用已曙光初现。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吗?

段:可以举一个具体例子,这要从北京朝阳区法院的受理的一件“元青花梅瓶”转让案说起。

2012年,原告从朋友被告手中花百万元购买了一件“元青花梅瓶”,购买前,两人共同找多位专家鉴定,均定为真品,于是两人交货付款。不想原告购买此件“元青花梅瓶”不是收藏而是投资,不久,他便将该瓶以数百万元的价格送拍卖会上拍,因种种原因流拍。其后,原告又单独找多位专家鉴定该瓶,均定为伪品。(此事恰好也反证了传统“眼学”的不靠谱)。于是,原告将被告告上法庭,以赝品为由要求退货还款。

北京朝阳区法院受理此案后,委托宁夏六维物证司法鉴定中心对这件“元青花梅瓶”进行了司法鉴定。该所使用《六维十八步三论文物鉴定方法》鉴定了该瓶,并明确做出鉴定结论:该件“元青花梅瓶”确为元代之物。该所使用《六维十八步三论文物鉴定方法》的核心部分,就是公安部“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元青花梅瓶”鉴定结果出来后,真相大白,3年的官司顺利了结。

此事还有一个小插曲,有位长期关注此案的企业家,得知鉴定结果后,经协商,从原告手中高价买走了那件“元青花梅瓶”,三方皆大欢喜。由此可见,“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在司法鉴定上的成功使用,不但挽救了一件古文物,也挽救了朋友间破裂的友谊,真可谓功德无量之事!

北京朝阳区法院“元青花梅瓶”司法鉴定案,是中国首例使用“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对古陶瓷真伪进行司法鉴定的成功案例。此事在中国司法史上具有里程碑般的重要意义。此事的具体详情,在网上可以查到。

史:听您上述介诏很受启发!听说您在石家庄地摊上用“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淘到过一个非常特殊的“老货精品”,那可是一件极其罕见的“宋汝重器”呀!能透露一点具体情况吗?在今后的地摊上,还会有“大漏”可拣吗?

段:在地摊上拣“大漏”与彩票中奖一样,大约都是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两者所不同的是:就彩票中奖而言,所有彩民均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就地摊淘宝而言,只要你掌握了“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加之有一双好“眼力”,你与众多藏友就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你会甩他们几条街!当鸿运当头,宝物来到你面前时,你就可轻而易举的“拣漏”得宝。

前几年我就是靠上述两点,意外淘到了一件宋汝重器――“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笔洗”。世谓宋代五大名窑,曰:汝、官、钧、哥、定,汝窑为魁。据统计,国内外各大著名博物馆收藏北宋汝窑器共约70余件,于见北宋汝窑器之珍罕。目前藏于中国两岸故宫与世界各大博物馆的北宋汝窑器均为天青釉汝瓷,而卵白釉汝瓷缺失。我收藏的这件宋汝重器便是历代古藉资料多处记述,而世界各大博物馆均无缘收藏的北宋卵白釉汝瓷。北宋卵白釉汝瓷由珍贵的白玛瑙制釉烧制而成,北宋年间就非常稀少,所以,它的面世具有特殊重要之意义。正是通过该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笔洗”的研究考证,我著成《北宋汝窑研究》一书,该书揭示了北宋汝窑千年之谜,填补了北宋汝窑研究之空白,颇具学术价值。所以,将这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笔洗”称其为古瓷国宝,言不过也。上天眷顾,无意中拣了个“大漏”!

史:您的拣漏经历真令人羡慕!您是什么时间开始研究“古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的?是什么原因促使您进行这项学术研究的?

段:大约十年前,我就开始关注“古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2013年,我买到了一个手持式50倍偏光显微镜,有了先近的科技手段,我从观测自有藏品入手,开始系统研究“古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

另一方面,我收藏的那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笔洗”也需要科学的鉴定以证明其尊贵的身份,这也是我研究“古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的重要动力之一。因为,做为一位普通的民间收藏者,你的珍稀藏品一般是很难得到专家与社会认可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见到过,甚至没听说过这种稀世之宝。如果把自已珍稀藏品的鉴定权完全寄托于别人身上,一是可能枉费金钱,二是可能难得正果。好在我有硅酸盐方面的专业知识,又有多年科研经验,对自有藏品完全有能力自主研究鉴定,把藏品的命运掌握在自已手中。这是我高于澳藉华人宁志超先生的地方,这也是我的结局也好于宁先生的地方。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研究出《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同时,也成功完成了对那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笔洗”的科学鉴定,并最终促成《北宋汝窑研究》一书的完成。

史:听您说到北宋汝窑,我很感兴趣。我知道全世界仅存北宋汝瓷70多件,非常珍罕。您是如何确定那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笔洗”为宋汝真品的呢?

段:您说的很对,汝窑为宋代五大名窑之首,北宋汝窑器是历代古瓷收藏家梦寐以求之物,特别是“北宋卵白色汝窑器”更是凤毛麟角,尤为珍罕。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确定我收藏的这件“卵白釉弦纹笔洗”是宋汝真品呢?

首先,历代古藉资料对北宋“卵白色汝窑器”均有记载,如明代高濂《遵生八牋》、明代谷应泰《博古要览》、明代田艺衡《留青日札》等古藉资料均明述记述过北宋“卵白色汝窑器”。我收藏的这件“卵白釉弦纹笔洗”恰好与众多古藉的记载相符,这算有了古藉资料方面的证据。其次,历代古藉资料均曰:北宋汝瓷上“有蟹爪纹者真”可见,“蟹爪纹”是鉴定北宋汝瓷最重要最典型的标准之一。中国两岸故宫所藏40件北宋汝瓷均无“蟹爪纹”,而我藏这件“卵白釉弦纹笔洗”上,恰好多处存有“蟹爪纹”。这算有了宋汝鉴定学方面的一个重要证据。再次,用《宋汝十八条特征》与其对照,完全相符。最后,用《段氏十二条》对其进行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条条相符。

有了上述四项严格鉴定,我才敢将这件“卵白釉弦纹笔洗” 前面加上“北宋汝窑”4字,将其正式定名为“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笔洗”。在上述鉴定过程中,《段氏十二条》起了一锤定音的关键作用。

史:听您的上述介绍,我产生了一个新的疑惑。我听说北宋汝瓷上细密的开片纹就是“蟹爪纹”。您怎么说中国两岸故宫所藏40件北宋汝瓷均无“蟹爪纹”呢?能详细介绍一下宋汝“蟹爪纹”的情况吗?

段:看来您对北宋汝窑还是有所了解的。正如您所说,当代古陶瓷学家与收藏家均认为北宋汝瓷上细密的开片纹就是“蟹爪纹”。中国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在其所著《马未都说收藏》一书中,曾谈及北宋汝瓷上的“蟹爪纹”,文曰:“现存的汝器大部分都有‘蟹爪纹’,但也有少量的不开片。‘蟹爪纹’就是说釉面开片的纹理毛毛扎扎的,我们看大阐蟹的蟹爪尖上都是小毛刺,就是那个感觉。”由上文可知,马先生认为:“蟹爪纹”就是北宋汝窑器上的一种细小开片纹

应首先说明的是:马未都先生不是“汝瓷开片纹说”的始作俑者,该论的创始人是中华民国大收藏家赵汝珍先生。赵先生在其所著《古玩指南》一书中提出:“瓷釉有纹者,谓之开片,有大开片,小开片之别。大开片之稀疏者,曰牛毛纹、曰柳叶纹、曰蟹爪纹,小开片之细碎者,曰鱼子纹,皆以其所似名之也。”由上文可知,赵先生认为:“蟹爪纹”是瓷釉上的一种开片纹。赵先生所著《古珍指南》一书,涉猎广泛,内容详实,影响甚广,为中国收藏界必读之书。当今古陶瓷界专家学者有关北宋汝窑器上“蟹爪纹”之论述,多沿袭赵氏之说。

其实,最早谈及北宋汝瓷上的“蟹爪纹”的人是明代大收藏家曹昭,他在其所著《格古要论》中曰:“汝窑者出北地,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认真,无纹者犹好。土脉滋润,薄甚亦难得。”明人曹昭虽然提到了北宋汝瓷上的“蟹爪纹”,但其并未明确指出“蟹爪纹”的具体样式,这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难解的千古迷团。

我所收藏这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洗”的面世,为我们正确认知北宋汝瓷上的“蟹爪纹”提供了实物资料。所谓“蟹爪纹”,其实就是北宋汝窑器釉层表面上特有的一种沟槽状“龟裂纹”。这种沟槽状“龟裂纹”是北宋汝窑器烧制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工艺缺陷,是一种极小概率的偶发事件,其产生的原因在于釉料中玛瑙屑含量与细度失调加之焙烧升温曲线有误所致。由于在宋代五大名窑中,唯少量北宋汝窑器上存有这种特殊的沟槽状“蟹爪纹”,且历代作伪者均无法仿制,因此,历代收藏家均将“蟹爪纹”作为鉴别北宋汝窑器真伪的主要标准。在中国历代收藏界中,素有宋汝“有蟹爪纹者认真”之说法。万幸的是,吾收藏的那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洗”,在其釉层中,即有北宋汝窑器常见的金黄色细长“开片纹”;在其釉层表面上,又有细微的呈沟槽状的“蟹爪纹”。该洗的面世解开了北宋汝窑器上“蟹爪纹”的千古之迷。为验证我的想法,我特意去水产市场买来一只活蟹,让它在泥地上爬行,其爬行的足迹与我藏这件“北宋汝窑卵白釉弦纹洗”上的沟槽状“蟹爪纹”完全相同,由此证明:这就是历代古人所说的“蟹爪纹”。

特殊古瓷上特有的工艺特征也是鉴定古瓷的重要标志之一,此种特殊的工艺特点虽不属于自然老化特征,但两者可相互参考,相互印证,其鉴定结果则更为可靠。关于北宋汝瓷上的“蟹爪纹”,我著《北宋汝窑研究》一书备有详述,待出版后送您一本可阅细阅读。

史:先谢谢了,届时一定认真拜读。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需请教一下,请您谈谈《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与公安部《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八条标准》有什么不同?它们各有什么特点?

段:两种方法大同小异,由于硅酸盐专业知识的限制,公安部《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八条标准》偏重于化学腐蚀方面自然老化痕迹的鉴定,方法比较单一。而《段氏十二条》以硅酸盐材料学为基础,全面阐述了古陶瓷自然老化的客观规律,为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打牢了理论基础。在公安部化学腐蚀理论的基础上,《段氏十二条》增加了硅酸盐材料学应力释放产生自然老化痕迹的内容,使鉴定方法更具体,更全面。特别是《段氏十二条》对古陶瓷釉中“结晶簇群”的鉴定方法及其形成机理的论述,为本人首创,该方法对鉴定古瓷非常直观有效。这是两者的不同之处。

史:您的《段氏十二条》,除鉴定古瓷真伪外,还有其它什么重要作用?

段:将《段氏十二条》用于古陶瓷的新老鉴定,不但对古瓷收藏,而且对中国陶瓷工艺史研究都有重要意义。譬如,当代古陶瓷学术界关于中国陶瓷注浆法使用年代问题的争论,有学者认为:最早用于唐宋。有学者则认为:最早用于清康熙。早年看央视《鉴宝》节目,一位邢台农民拿来一个白色瓷马,一看就是唐代邢窑的东西。鉴宝专家说此马器型为唐代,但用注浆法生产,注浆法在清康熙年间才用于陶瓷生产,所以此马为新品。听此鉴定,那位农民一脸茫然的样子。这件事对我印象很深,故凡遇唐宋器型的瓷器,只要是注浆法生产的我都远远回避。自从发明《段氏十二条》后,我在一些用注浆法生产的大开门的唐宋古瓷上发現有明显的自然老化痕迹,(当然,这类注浆高古瓷数量极少)。由此可以断定:早在唐宋时期,聪明的古人就已将注浆法用于陶瓷生产了,受此启发,我已开始收藏用注浆法生产的唐宋瓷器了。用《段氏十二条》纠正了注浆法最早用于清代的观点,将注浆法的使用期提前了几百年。这也算《段氏十二条》对古陶瓷工艺学研究的一个意外贡献吧!

史:有人认为,掌握了“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就可以丢弃传统“眼学”,靠一架显微镜包打天下。您认同这种观点吗?

段:我不认同这一观点。我再次声明:“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的创建,不是推翻传统“眼学”另起炉灶,而是对传统“眼学”的补充与发展。

我始终认为,欲成为一个古陶瓷收藏大家,必须要有一双好“眼力”,换言之,必须掌握传统的“眼学”。当你在古玩市场地摊上巡视,在成千上万的器物中相中一件物品俯身拿起时,你的“眼学”在起主要作用,此时,你的心中对这件器物的新老、窑口、年代应该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接下来,你再用显微镜,遵照“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仔细观察该器物上有无自然老化痕迹,如果有,则为老品,价格合适可考虑收藏;如果无,则为新仿品,坚决放弃。这就是一件古瓷鉴定收藏的完整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眼学”与“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前后衔接,相互补充,在两者共同作用下方能完成一件古瓷的鉴定与收藏工作。

如果你只有好的“眼学”,不懂“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那么你藏品中就有可能混入高仿瓷(新货精品)。反之,如果你只懂“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没有一双慧眼,那么你收藏的就只能是一堆价值不高的旧瓷(老货普品)。只有将传统的“眼学”与科学的“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相结合,你才能收藏到真正有价值的古瓷精品(老货精品)。这就是112的关系。这里面最关键的是那个+号,两者必须相加才能大于2。只有这时,你才能体会到收藏的快乐,照此一路走下去,你很有可能成为收藏大家。

史:听了您的介绍很兴奋,也很励志!照此办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古陶瓷收藏大家呢?

段: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上文讲的仅是一个收藏大家形成的必要条件与过程,并没讲每个人都能成为收藏大家呀。据网上讲,中国搞收藏的人大约800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人均喜欢收藏古陶瓷,可见人数众多。依我的观点,可将这些收藏古陶瓷的人分为五大类。

1、“无眼力,无科学”。这类人即无“眼力”,又不掌握“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所以多收藏低仿新品。这类人玩古瓷收藏,权当自娱自乐,难成大器。

2、“无眼力,有科学”。这类人无“眼力”,但通过学习掌握了“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所以多收藏低档旧瓷。这类人的藏品虽为旧物,但档次太低,也难成大器。

3、“有低档眼力,无科学”。这类人有些眼力,但档次不高,所以亦多收藏低档旧瓷。这类人的藏品虽为旧物,但档次太低,也难成大器。

4、“有高档眼力,无科学”。这类人虽有“高档眼力”,但不掌握“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所以藏品中即有古瓷精品又混有高仿精品。这类人有好的内因条件,如掌握了“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则可成大器。

5、“有高档眼力,有科学”。这类人即有“高档眼力”,又掌握“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真正做到了“去伪存真”,所以藏品多为有价值的古瓷精品。这类人方有可能成为古瓷收藏大家。

在我看来,前三类人欲获成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要重点培养自已的“眼力”。科学技术可以很快掌握。但“眼力”的培养就不是短时间所能完成的。唯第四类人学习掌握“自然老化痕迹鉴定法”后,有可能很快成功,因为他们有“高档眼力”!文博界的某些专家属于这一类人。我希望他们不要因循守旧,要积极接受新事物,让自已的丰富经验与现代科技相结合,使古瓷鉴定水平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史: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想问一下,广大古瓷收藏者在使用《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时,需注意些什么呢?

段: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我认为应注意如下几件事:

1、任何理论都不是万能的,都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段氏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鉴定十二条标准》在古陶瓷收藏过程中的任务,仅是负责辨别新老,至于能否淘到古陶瓷精品,还要靠“眼学”。正如前文所说,在古玩市场成千上万的物品中,眼睛一亮,发现一件古瓷精品的能力永远是第一位的。试想,“眼学”不行,发现不了古瓷精品又何谈鉴定呢?“眼学”不行的人,只能收一堆晚清民国的破烂货,或不到代的后仿瓷品。所以,打铁还须自身硬,藏家加强“眼学”培养,当为第一要务也。

2、即要看树木,更要看森林。

要综合考察待鉴瓷器上的自然老化痕迹,认真分析其成因,不要一看有“破气泡”就掏钱购买,因为在一些高仿瓷上已出现人为造假的“死气泡”。譬和,在仿宋哥窑瓷器上,由于生产工艺需要人为制造开片纹并要对开片纹染色,在这一过程中,会同时产生一些“死气泡”,所以藏友不要被人造的“死气泡”所迷惑。《段氏十二条》对如何辨识伪造“死气泡”备有详述,只要认真观察,仔细分析,不难识别。

3、要灵活运用,不要死搬教条。

任何标准的运用都忌讳死搬教条。古瓷上有自然老化痕迹这是共性,但也有极少数古瓷上自然老化痕迹不明显。越是高档的古瓷精品,老化痕迹越轻微,越要慎重处理,不可轻易否定,否则会造成终生遗憾!前一阵,我在石家庄古玩市场地摊上看见一个精美的“雍正年制”篆书款黄地素三彩鳩耳尊。这是件令人“眼睛一亮”的超级古瓷精品,完全符合清三代瓷器的各项特征。但我用显微镜仔细观察,即无彩瓷应有的“蚧蜊光”,又无“死气泡”,于是我疑惑的将其放下。刚一放手,身后一人马上抓到手中,粗略一看便付款成交,转身迅速离去,此事让我深感意外。回家后仔细查阅资料方知:清代素三彩外面一般罩有“亮白釉”,如罩一层会有“蚧蜊光”,如罩多层,因有多层“亮白釉”的隔绝,便不会有“蛤蜊光”。这件精美的“雍正年制”篆书款黄地素三彩鳩耳尊,外罩多层高档“亮白釉”,所以该器即无“蚧蜊光”,亦无“死气泡”。我死搬教条,痛失了一件宝物,教训尤为深刻。几周后,我见到了那位买主,想加价将宝物买回。他回答说,这是一件超级古瓷国宝,要留给孩子们,一千万也不卖。我无言以对。

我常讲:淘宝运气最重要,但好运来到面前却主动放弃了,很是失落。此时我想起先贤老子的一句话“大象无形”。鼎极的古瓷精品就是这样,她们少有外在的自然老化痕迹,却有内在的宝光与气韵。在精通古瓷自然老化痕迹的基础上,若能再看懂古瓷的宝光与气韵,这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古瓷高人。

史:听您介绍,感触颇深。古瓷收藏即有快乐,又有伤感,这正是古瓷收藏无穷魅力之所在。为详细介绍中国古陶瓷悠久的历史传承与迷人的艺术魁力。我刊拟在《艺术品典藏》中,开辟《古瓷鉴赏》专栏。谨借此次采访之机,隆重邀请您为该专栏首席鉴赏点评人。本刊希望通过《古瓷鉴赏》专栏,将您的古瓷收藏与鉴赏经验介绍给广大读者,以正确引导古陶瓷的收藏与鉴赏,不知您肯否赏光?

段:谢谢您的盛情邀请,我愉快接受这一殊荣。总书记习近平常说:“要宏扬中国传统文化,要讲好中国故事”。对世界来讲,CHIMA即中国,CHIMA即陶瓷。借中国古陶瓷来宏扬中国传统文化,讲好中国故事,不失为一条好的捷径。我愿与贵刊合作,做好这一工作。

史:我听说您和您的朋友们,用《段氏十二条》在石家庄古玩市场淘到不少古瓷珍品,在本次采访结束前,我代表广大读者有一个请求:想请您和朋友们在本刊上亮亮宝,最好附上文字说明,以便我们学习欣赏。

段:您说的不错,近年来,我的《段氏十二条》在朋友圈中逐渐得到认可与应用,成效显著。特别是我的挚友、中国书协原副主席、河北书协原主席、著名书法大家、收藏家旭宇先生对该法推崇备至。旭先生藏瓷几十年,藏品颇丰。旭先生用该法对自已原有的古瓷藏品进行了真伪鉴定,总结出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又对欲购古瓷进行了严格的甄别鉴定,在此基础上,购进了一定数量的古瓷珍品,大大丰畗了“六德軒”的古瓷收藏,有些古瓷精品的档次之高,令我羡慕不已。

至于亮亮宝,可以满足您的这一要求。准备在我的“静思园”藏瓷与旭宇先生的“六德軒”藏瓷中,精选出河北五大名窑的十件古瓷珍品,附以图片、文字说明,供广大读者鉴赏。在今后的《古瓷鉴赏》专栏中,还将向广大读者陆续介绍更多的古瓷精品。

史:太好了!谢谢您和旭宇先生的鼎力支持。

段:不用客气。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最后,对您的盛情邀请再次表示感谢,

史:不用谢,通过对您的采访,学了很多知识,听了许多趣闻。希望今后能再次采访您。再见!

段:再见

 

                                                (责任编辑:薛丽)


 
关键词: 中国公关联盟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发布广告 | 合作洽谈 | 法律顾问
Copyright©中国公关联盟 《公关世界》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肖辉 李晨曦   技术支持:冀春电子
冀ICP备09018806号

冀公网安备 13010502001535号